笔趣阁

第510章 黑星,合联盛,新记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当洛林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很大了,被金灿灿的阳光微微刺痛双眼。

????洛林缓缓的坐起身来,看了看身边那静静的睡着,美丽的俏丽瓜子儿脸蛋儿上还挂一丝甜甜的满足微笑的宋美媛,再抬眼看向窗外,不由伸了一个懒腰,幸福的轻叹:“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啊……”

????真的风和日丽?

????呵呵,也许对某些人来说,却没有那么轻松。

????至少,今天的新记上上下下,是一片沉重,确切的说,是几家欢喜几家忧。

????大D死了,有的人哭,另外的一拨人,也哭,但却在心里笑。譬如支持阿豪上位的,譬如……和大D曾经有过节或者仇恨的,早已在心中拍手叫好了,甚至这些人在心中默默计划着:在参加完这狗日的大D的葬礼之后,该去哪里消遣庆祝一番呢?

????大D,李港生。

????新记下一届热门的话事人候选,荃湾一哥。

????就这么挂了。

????李港生的遗骸已经完成火化,现在就送去下葬。凶手还没有抓到,但是不能干等,再放几天,李港生的尸体就要在法医官的尸检房里发臭了。——不得不说,这一次新记丢大脸了。

????人死了,连凶手都找不到。

????而且这其中还动用了警方的力量。

????HONGKONG的三大地下社团,除了当事的主角新记,其余两家都派了代表来参加大D的葬礼。

????分别是来自合联盛的屯门一哥沙皮,以及来自黑星的少主,万公子。

????很巧的是,无论是合联盛派来的代表沙皮,还是黑星派来的代表少主万公子,都曾经与大D有些过节。而他们身穿黑衣,戴着墨镜,一副悲怆模样出席葬礼的行为,在道上的大多数人看来,却充满了嘲讽色彩。——人家仿佛就是在说:老子就是来看你们新记的笑话的,就是来看大D那死翘翘的倒霉模样。你们怎么着我?

????但是人家随了白钱,还一副惋惜的模样,新记的管事人能说什么?

????然而,葬礼举行的却是很隆重的。

????送葬的路上,还下起了朦朦胧胧的雨水,众多新记的社团成员,皆是一身黑色装扮,打着雨伞,或是驾驶者黑色的丧车,缓缓的行驶在路上。

????送丧车队末尾的一辆黑色车子中,只有三人,司机,水伯,和蒜头。

????蒜头的体格格外健壮,尽管是体内的伤势还没有痊愈,甚至是还有些细微的疼痛的,但他还是坚持来参加丧礼。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保护水伯。今天来奔丧的人物众多,龙蛇混杂,各怀鬼胎,现在大D死了,新记内部已经隐隐出现了一丝混乱,这个时候,其余的两大社团,肯定是会时时刻刻想着火上浇油一把,目前水伯是新记的代理龙头,如果他再忽然遭遇什么不测的话,那新记估计就彻底失去了主心骨,一棒子就能打散!

????坐在车中,水伯看着前方长长的车队,缓慢行驶当中,水伯看着窗外那熙熙攘攘围观人们,感觉每一张脸都似乎对他有敌意,每一张脸下,似乎都包藏着一颗祸心,似乎新记成为了全HONGKONG的敌人一般。

????这种奇妙的危机意识,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水伯凭借多年的经验,所产生的一个第六感直觉。

????肯定会有人趁着新记萎靡的这个当口,来进行火上浇油的,而车窗外那来自合联盛的沙皮,与黑星的少主万公子,似乎还很合得来的样子,亲切的行走在一起……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新记的那两个死对头,此时都像是密谋要暗中联手起来,合作搞垮新记。

????而另外一边,警方似乎也嗅到了一股不和谐的味道,派了一些人手乔装混入送葬的人群。一旦发生任何暴力冲突,或者凶杀事件,他们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对HONGKONG的三大地下社团进行狠狠的打击的!

????气氛,很紧张。

????一片黑色的丧礼,显得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

????雨水并不大,但却迟迟没有停下来,淅淅沥沥的叫嚣了一路。

????直到李港生的骨灰下葬之后,才总算是停了下来。

????站在李港生的坟前,水伯听着神父的祷告,心思却已经飘向不远处的万公子还有沙皮那边,思索了一路子,他终于下定了一个决心!——今天葬礼结束,他就全力扶阿豪上位!

????尽管……阿豪的实力,的确无法与大D相提并论,但他这个老头子,可无法撑太久的局面啊!

????代理龙头,毕竟是代理龙头。

????只有正牌的话事人,才能够稳住局面!

????目前来说,放眼整个新记,唯独阿豪有这个资格了!

????之前要选新一届话事人的时候,水伯虽然一直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就内心来说,还是不太想让大D当这个话事人的。不过,他也并不是很支持阿豪。

????也许表面上看来,阿豪是一个非常厚道的人,实际上……他却是一个笑面虎,表面上是一副人品很好的人物,但内心里,却包藏着一个祸心。甚至在大D出事的时候,他一度怀疑是阿豪找人做的,当然,他并没有说出来。

????在他看来,无论是谁,只要有那个资格,都可以上位,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稳定住现在新记群龙无首的局面。

????…… ……

????“啊呀呀,大D啊,你说你怎么就突然走了呢?老兄我一直想请你喝酒来着,这一下,看来只能自己一个人喝了!”

????就在神父唱完祷告诗之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刺耳的声音。

????众人纷纷看去,便发现了是合联盛的沙皮在哪里假装悲痛,实际上话语中却充满了调侃色彩。

????新记的众位帮众一个个眉头跳了跳,无论他们是否支持大D,有人站在新记头上拉屎,他们也不会感觉舒服。

????而不等人多作反应,沙皮一旁的黑星少主万公子就开始附和了:“沙皮哥啊,你也不用太伤感,大D哥在世的时候,每日每夜为手头的工作鞠躬尽瘁,也许到了下面,会松一口气也说不定!”

????“哈哈,万公子,你说的是!被你这么一说,我的心情就好多了!”

????“哈哈,是吧,人活着就是遭罪,大D哥早死早超生,比我们快乐多了,我们应该为大D哥感到高兴,是不是?哈哈!!”

????说着,两个人竟然一唱一和的大笑起来。

????这段话被在场的每一个人听见,而新记这边的一位元老,臭水狗就听不下去了,上去破口大骂:“我操你们祖宗的!!不要在这里落井下石!今天是大D的葬礼,沙皮,万公子,别太过分了!有什么事情,葬礼结束之后再说!!”

????“哟?这不是臭水狗吗?——听说你昨晚上在我们屯门地界儿消遣来着!上了一个大波妹吧?怎么样?爽不爽?——看你现在这幅痛心疾首的样子,真的很难想象你昨天晚上是怎么有心气逛窑子的!这就是你对大D的缅怀吗?与你比起来,我们能算过分吗?”

????“我操你妈的!”臭水狗是有了名的臭脾气,此时被两人说的一愣,面色铁青的就要作势上去干架!

????“哟哟哟?怎么了?想动手!以前大D在的时候,我们给你这帮老家伙面子,但是现在大D死了,我们就没有必要讲情面了,没有了大D的新记,还是新记吗?你们准备让谁上位,是卖A片的豪少,还是开鸡窝的番薯?”

????此时阿豪和番薯也俱都在场,听到这句话,也是纷纷勃然大怒。

????不过阿豪倒好,就如水伯所了解的那样,心中虽有火气,但心思缜密的他,深知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强压住火气,攥了攥拳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不过那个脾气暴躁的番薯就不一样了,将鼻子上的黑色墨镜狠狠的砸在地上,怒发冲冠的呲牙咧嘴指着万公子:“我操!臭小子!开鸡窝怎么了?叔叔我一个人砍二十个人的时候,你他娘的还跟着你老爹咗奶呢!!”

????“蒜头!”

????看到番薯已经冲了上去,水伯眉头狠狠一皱,当即冷冷的道了句。

????站在他身旁的蒜头心领神会,虽然有伤在身,但在现场的所有人来说,还真没有人单对单是他的对手,只见一道渺小的黑影猛然窜动,就直直的掠向了万公子和番薯之间,一只手牢牢的推住番薯的腹部,然后道:“番薯,不要惹事。”

????“你!——”番薯低下头,看到是一个小侏儒,本来有些愤怒的他禁不住想继续破口大骂的,但见到蒜头的冷酷的模样,便深深的将这口气咽了下去。

????第一,他知道蒜头的实力,第二,被这么一拦,他也有了台阶下,他知道,刚才万公子还有沙皮是知道他番薯好面子,故意用激将法逼他动手。

????而一旁不远的水伯,看的更是真切。

????他知道,番薯刚才一旦对万公子还有沙皮动手,那么这两个人回去之后,立刻就有借口宣战,到时候,黑星和合联盛联合在一起,群龙无首的新记,只有别灭的份儿!所以,今天,必须要忍!

????没有讨到好处的万公子和沙皮,兴致缺缺的甩甩手:“闹得不愉快,就先撤了,各位,后会有期!”

????于是,两位就仿佛是多年的好基友一样,肩并肩的离开了坟地。

????水伯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身影,心中也是气愤不已,一个声音在不停的提醒道:“话事人……一定要马上选出话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