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章 弄巧成拙的朱大秘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宋美媛始终没有醒过来,仍然在虚弱的调养睡眠状态,江妍也就不便打扰,直接从秦婉淑的口中,连同宋美媛当时的情况给记录下来,算是一个代表。

????江妍将洛林和秦婉淑的供词简单串联一下, 然后深思熟虑了一番,对洛林道:“现在的情况看来,如果能找到一个不错的律师打这场官司,你应该就没什么事。”

????这个时候秦婉淑才算是放心,洛林笑了笑:“辛苦你了,警花姐姐。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还你这个人情的。”

????“得了吧,不指望。”江妍撇了一下嘴,然后站起身来,朝病房门口走去,“洛林,让你的这位阿姨先好好休息吧,我适当的打点一下,就回局子里了,至于立不立案,我再考虑一下。还有,你的手机最好随时保持通畅,有最新情况我第一时间联系你。”

????洛林心领神会,知道江妍应该是去找她那位医院里的亲戚搞受伤证明的事儿,当即站起身来:“警花姐姐,我送你。”

????江妍摆了摆手:“别了,陪你的阿姨吧。”说着,就走了出去。

????出了病房的门,江妍直奔医院某主任室,几分钟的时间便从里面出来,手里拿着一份受伤证明的备份,准备带回局子里做一下记录,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看一下来电显示:姐夫。

????吴锦荣的手机带有来电提醒功能,关机其间所没有接到的电话都会有所记录,这个时间估计是刚刚结束会议,就给自己回来电话。

????想了一下,江妍把电话接通。

????“喂,小妍啊,刚才开会呢,找姐夫什么事?”

????江妍试探性的问:“姐夫,您现在说话方便吗?”

????那边吴锦荣吴大秘书稍顿了一下,很快,那边周围的嘈杂声音便消失不见,继而吴锦荣换了一个认真的声音轻道:“说吧,出了什么状况?”

????“出了点儿难缠的事儿。”江妍深吸了一口气,将今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给姐夫汇报了一遍。

????那边足足停顿了有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才听到吴锦荣凝重的声音缓缓道来:“这事儿,有点难办啊。不过幸好,这小家伙够聪明的,知道第一时间找你,而不是打电话来市委这边跟他老舅求助。小妍,这件事上你处理的不错,不管怎么说,够及时。这样就能多多少少掌握一些先机。这样,你回局子里,先把这些情况跟刑警大队的老张合计一下,把洛林的身份告诉他也无妨,老张和李书记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很多观点上保持一致,很是配合李书记的精神工作,这件事儿上,他会教给你怎么处理的。”

????江妍那边心中有了谱,不由关切的问道:“那……这一次洛林不会出什么事吧?”

????“这个……其实也不太好说。”吴锦荣想了一会,“你现在先别考虑这么多,尽快的立案,也不用再做其他工作了,另外一方面肯定有人会去报案,然后整合一下就行。那个迟史不能动,但是那个在片儿场玩黑色买卖的什么龙哥,他可是一身的案底,就从他身上下手,最好能通过他往迟史方面,打出一个突破口。”

????吴大秘书真不愧是李书记最为得力的左膀右臂,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到了一个如此有效的行驶手段,江妍心中佩服不已,当即道:“好的,姐夫,我这就去办。有什么其他的吩咐,随时打我的手机。”

????…… ……

????与此同时,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某病房,迟史和龙哥以及那两位金毛,统统趴在床上,不是他们不躺着,是屁股疼,没法躺着啊。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戴金丝眼镜瘦了吧唧的男人出现,西装笔挺,还夹着一个公事包。看那股子气质,应该是市里人,但这穿着打扮,就有点儿乡土气息了。当他看到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呻、吟着的迟史,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然后对身边的医生说:“你们院长呢?我要见见他。”

????这个医生是个新来的,没什么眼色,摆了摆手:“老院长忙得很,工作时间一般不见客。”

????眼镜西装男眉毛一横,口气有些冰冷的道:“你的医生编号是多少?”

????这医生受不了眼睛西装男的口气,自己怎么说也是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正式医生,虽说目前是实习期,但转正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他可是从海外学成归来,并且拥有医学硕士的头衔,可是医学界未来的栋梁之才啊,一向眼高于顶的他,自然受不了这看起来跟个农村暴发户似的眼镜男如此高傲的语气,反驳一声:“哟,怎的,你还来劲儿了是不是?”

????眼睛西装男见这医生是如此的不识抬举,心中更是不忿,暗道在峥州市,竟然还有人不认识自己,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竟然对自己都这么嚣张。难不成峥州市还真的变天了?迟副市长的儿子,那可是独生的啊,平日里看的娇的不得了,在学校里竟然能被人打到住院,而身为迟副市长贴身秘书的自己,竟然连见个院长都要被人造次,真是反了!

????就在这时,医院的某位主任接到了消息,急匆匆的赶到病房来,一眼就看到站在病房中央的朱秘书,当即屁颠儿屁颠儿的迎上去:“朱秘书,真是有失远迎,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啊。”

????听到这个声音,朱秘书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转头看到一个胖乎乎的白大褂主任正一脸奉承的看着自己,不由冷然打着官腔道:“这位小同志,思想很不正确啊。”说着,指了指刚才对自己造次的实习医生,“迟副市长一再强调,医者、师者,父母心。在这如此高尚的职业岗位上,定然要有一个良好的精神面貌。邱主任,看来迟副市长的思想,没有很好的传达到贵医院啊。”

????那实习医生当即一愣,朱秘书?脑子里翻来覆去,也猜不到这是哪位领导的秘书,看主任这幅鞍前马后的奉承模样,眼前这位肯定是个大官手下的红人,不由心里咯噔一下,暗道糟了啊。

????邱主任可是市二院的老骨干,能在这种好单位混这么些年,最起码的本事就是察言观色。这朱秘书可是迟副市长的代言人啊,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可都代表着上边那尊大神,现在说起了医院里没有积极弘扬迟副市长的主要思想,那可是一顶大帽子扣上来了。

????想到这里,邱主任一脸凶悍的瞪了那傻了吧唧的实习医生一眼,这不长眼的小子,是哪里惹住朱秘书了?真他妈操蛋啊。

????“小刘,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你了,精神面貌要积极向上,要树立正确的医师作风,这次被朱秘书当场抓到,你这不是给咱们医院抹黑吗?一只老鼠坏一锅粥!”邱主任不遗余力的对实习医生小刘辱骂损训,话语中还有股子和他撇清关系的味道。

????小刘是个就知道考学的2货,小聪明有,但没什么大智慧,而且还是毫无社会经验的那种,忽然间被一向对自己都和蔼可亲相当关照的邱主任骂的狗血喷头,那是相当不适应。心中那股子愤青情结被激发了上来,仰着脸丝毫不接受批评,其实也不怪他,邱主任上来一通乱骂,也没说清楚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误,年轻,喜欢较真,钻牛角尖,所以露出了一幅桀骜不驯的嘴脸。

????小刘的这幅模样,可是惊坏了邱主任,后者一个劲儿的给他使眼色,意思是说差不多就行了,赶紧的溜出去吧。别真弄的大家都下不了台,就难看了。

????可这倔驴脾气上来的小刘,是丝毫不给面子,这可让一旁的朱秘书站不住脚了,眼下迟副市长的宝贝儿子正在床上痛苦呻、吟,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办呢,却被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给绊住了脚,这真是一事不顺,事事不顺啊。

????甭管是不是把气愤的劲儿撒在了这个实习医生小刘身上,总之,朱秘书心中生出了一丝恶毒的念头,轻轻拍了拍额头已经滴汗的邱主任的肩膀,心里不忿,脸上却是依然一副处变不惊的官家嘴眼:“邱主任啊,我这次来,一方面是有事情要办,另外一方面,是替迟副市长传达几点精神,首先,医者父母心,所以树立典范素质形象是很重要的。其次,有错误,就要及时纠正,有污垢,就坚决扫除,为了大局着想,以可持续发展观基本理念为核心嘛。不然,细节决定成败,一些小问题不注意,不清除,那么一个整体,就有可能走错方向,站错了队伍,可就是大问题了啊。”

????这番话不咸不淡的从朱秘书口中说出来,邱主任却是惊得心里一阵阵颤动,虽说市第二人民医院也是国有单位,但却不如其他医院的口碑好,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生素质普遍恶劣的新闻亦是层出不穷,最近医院正在做一些宣传上面的调整,企图扶正零落不堪的歪残形象,如果这个节骨眼,惹的朱秘书不开心,回去跟迟副市长汇报一下,再没有了政府官员的点拨支持,那么市第二人民医院很快就会被取缔,他邱主任在市二院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医生了,可不愿看到这一幕的发生。

????眼下朱秘书的意思很明显,这个叫小刘的实习生,赶紧的卷铺盖滚蛋吧。

????这可作孽咯,当初小刘的家人为了让他进入这么好的单位,可是花了不少钱打点,本来就是图个安稳和前途,现在可好,非但没有收回投入,甚至连实习期都没有干完,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邱主任压住心里的难受,摆了摆手:“小刘,你可以下去了,今天的事情做完,以后你不用来上班了。”

????小刘一听,愣的双眼直瞪,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朱秘书此时心中终于扬起了得意之情,嘴上却是满口仁义道德:“邱主任,这样不可,一切都得按照程序走,不能搞特殊情况啊。”

????邱主任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话中的意思,那是为了避嫌啊。邱主任想都没想,继续道:“出去吧,今天下午17点之前,给我把辞职信主动递上来。”

????小刘已经从朱秘书的字里行间听出来那赶尽杀绝的意味,也知道了他是迟副市长的大秘,现在是有苦说不出,生生咽了一口气,愤然离开了病房。

????待小刘走后,朱秘书终于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心中暗道:哼,毛都不懂的涉世不深的小青年,还敢跟我叫嚣。

????然而,此时的朱秘书却不知道,正是因为他这番不经意树敌的举动,给后来迟史这件事的处理上,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甚至间接帮助了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