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9章 便宜徒弟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沈哲羽这番话,天呓依旧面无表情,不知道心中想着些什么。

????其实沈哲羽与天呓早就认识,毕竟都是在同一个大学里就读。但是直到去年年底,天呓才知道离开天眼组织失踪的爷爷,收了一个徒弟。当时天家人并不知道天老爷子的行踪,但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便就慌了,开始寻找这个天老爷子的新徒弟。直到今年的时候,天呓才查到了,爷爷这个新徒弟,就是沈氏家族的大少爷——沈哲羽。

????很可惜,这沈哲羽并没有天老爷子的及时行踪,据说只是从天老爷子那里学了一点点皮毛。

????由于沈哲羽修习的是那关于杀戮的功术,所以,天呓就怀疑爷爷是想为自己的杀戮手典寻找一个传人,然后盯上了这个沈哲羽。

????事情就是这样。

????但很遗憾的是,天老爷子依旧没有踪影。在天呓看来,最近一次见到天老爷子的人,就是沈哲羽。

????“爷爷……究竟是想做什么?”

????这个问题,天呓不止千百遍的在心中自问,但饶是想破头皮,也搞不懂爷爷是准备下一盘怎么样的棋。不可否认,天老爷子是一个传奇人物,真正在华夏国拥有一定名望和人脉的大人物,没有一个不知道天老爷子的。

????其实在最初,天老爷子是军方的人物,确切的说,是华夏过某绝密局的高级成员,后来与故友经营起天眼组织,其本身意思也是想让天眼组织为华夏国的军方服务,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可是后来,在魔鬼式的训练培养下,天眼组织中出现了很多强横的人物,堪称人间杀人机器,再后来,天老爷子的那些故友中,出现了一些右倾激进分子,最后,天老爷子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天眼组织。

????带走的,还有那部被当做训练天眼组织内部成员的教科书式的圣典——杀戮手典。

????本来组织也没打算再去寻找天老爷子,因为那一套训练方法,已经被天眼组织的高层人物掌握在手中。可是到后来,便发现,天老爷子留下的杀戮手典内容,竟然是不完全的版本。

????于是,后知后觉的天眼组织高层人物,便又策划寻找天老爷子。

????他们知道天老爷子绝非一般人,这个世界上,绝没有几个人能够锁定他的行踪。于是,就锁定了天老爷子忽然收的那位新徒弟。天眼组织的内部高层人员,和天呓一样,怀疑这位新徒弟,就是天老爷子的杀戮传人!

????于是乎,就有了龙儿被调到京华大学当老师,暗中寻找这位神秘传人的机密任务。

????好在,沈哲羽的背景斐然,反侦察能力也不是盖的。其实如果不是沈哲羽有意透漏,天呓,也不可能知道这沈哲羽,就是天老爷子的新徒弟。

????沈哲羽自己一个人,或者说沈家这孤单单的势力,早晚有一天会包不住这个秘密,所以,沈哲羽有意和华夏国最为神秘的家族“天家”接近。而天呓,恰巧就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沈哲羽很聪明,他知道,天家,绝不是敌人,如果能够和天家这么个神秘家族交好的话,就算是天眼组织,想动他之前也得先掂量掂量!

????一直以来,沈哲羽都有意无意的与天呓接近,只可惜天呓一见面,就总是问同样一句话:“那部杀戮手典,在你那里么?”

????实际上,目前来说的状况,真的有点儿让人蛋疼。

????天老爷子忽然就收了他沈哲羽这么个徒弟,本来沈哲羽以为自己拜了个便宜师父,但没想到,这天老爷子教给自己一些皮毛之后,就杳无音讯,丢下来这么个大摊子,让这些小辈们,搞得脑袋都大了。

????沈哲羽始终认为:自己,才是那个最无辜的苦逼。

????“师姐,你放心,如果我以后再见到师父的话,一定替你问一问他老人家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又或者,他将那所谓的杀戮手典传给我的话,我会慎重处理的。”沈哲羽何其聪明,当然看出了这天呓的心思。他有意与天呓结交,只可惜天呓始终都是那副不咸不淡,不悲不喜的淡漠样子,让人感觉无从下手。

????实际上,无论是天呓还是沈哲羽,都并不是坏人,无论他们的人生态度如何,他们都不会害好人。

????这一点,与天眼组织内部的几个高层右倾人物,有着天壤之别。

????“希望你说话算数。”天呓这一次专门找来,还是没有得到任何自己想得到的消息。实际上,哪有孙女不想爷爷的不是?其实,她更想见到爷爷,虽然知道爷爷实力逆天,但还是会担心他的安危。

????“沈哲羽,你之前说,你感觉功术修习上出了一些问题,是感觉内息不稳定么?”忽然,天呓主动问道。

????沈哲羽愣了愣,随后点了点头:“是的。我感觉体内的气息有些躁动不安,有些时候,甚至会影响到的我的情绪。这种情况,是我在非洲历练的时候发现的。——确切的说,是当我杀了那几个金新月的狗腿子的时候,才出现的情况。”

????天呓闻言轻轻摇了摇头:“看来,你还是杀人了。”

????沈哲羽苦笑不已:“我说天呓姐姐!那几个黑鬼都把枪口抵在我脑袋上了,叽里呱啦说了一通我根本听不懂,想谈判讲条件都没有办法,难不成我还非得将脑袋送给他们当活靶子不成?”

????“算了,你杀不杀人,是你自己的自由。……我只想说,你现在可能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就像我之前所说的,这功术到了中后期,会出现一系列无法掌握的情况,譬如,会影响到情绪,再严重下去,甚至有可能让你失去理智,陷入暴走状态。很危险。”

????“那怎么办?”沈哲羽心中隐隐一惊,对天呓的这番话,深信不疑,当初他的内息凌乱的情况,可是让他心有余悸。

????“有床吗?”天呓面无表情的问道。说话间,已经站起身来,然后提起她那深褐色的小木匣子。

????沈哲羽一愣:“有。——在临时休息室里,有一张床。”

????说着,他快速的站起身来,然后朝这房间的一个里间走去。

????很快,沈哲羽便趴在床上,掀开后背,他知道,天呓学姐可能是要用古中医中的针灸方法,来调动体内的气息。——到底是见多识广的超然家族的公子哥啊,至少在这方面,比洛林认识深刻。

????天呓看到沈哲羽趴在床上掀开后背的样子,冷冷的问一句:“你干什么,耍流氓么?”

????“呃……难道你不是要为我针灸吗?”

????“没错,我是要为你针灸,但没说让你掀开后背。”

????“可是,不掀开后背,怎么给我针灸?”

????“我要为你针灸的穴道,在颈部和侧腰,不需要你露出整个背部。”

????“那……你问我有没有床干什么?坐在椅子上不就行了?”沈哲羽感觉自己很委屈。

????“让你趴在床上,是为了你让完全放松下来,针灸的时候,需要完全松弛的状态,这一点,你应该知道。”

????“……”

????沈哲羽心中一只悲鸿划过,无语的盖上自己的后背,欲哭无泪的道了一句:“师姐,你施针吧。”

????于是,天呓取出自己的装备,进行简单的热消毒之后,便在沈哲羽的颈部和侧腰位置找准穴位,然后开始轻搓。简简单单五分钟的时间,天呓收好装备,然后淡淡的道:“行了,针灸结束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你的情况还没有到太恶劣的程度,只是这一次简单的抑制就行了。以后尽量不要再修习那个功术了,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我这次帮你,主要是不想让那部杀戮手典再害人。我和你,依然只是同学关系,以后也不要喊我师姐。另外,有我爷爷的消息,看在同学的情面上,最好通知我一下。”

????沈哲羽有意与天家交好,当即点了点头:“好。……师姐……咳咳,天呓学妹,与我出去参加舞会吧,现在时间不早了,舞会快要正式开始了。”

????“没兴趣,我走了,记住我说的话。”说着,天呓便提着那深褐色的小木匣子,二话不说离开了这房间。

????沈哲羽看着天呓离开的背影,略微有些失神,这时他想起了他的那便宜师父,心中喃喃的道:“师父啊……您老人家究竟是想闹哪样?本来你可以继续你安逸逍遥的生活,忽然收我这么个徒弟做什么?是有更深刻的用意么?”

????…… ……

????与此同时,在房间之外,豪华的一楼大厅。

????“看,那个女人出来了。”

????所有人看向天呓,目睹着她一步步的走到大门处,然后面无表情的推门离开。

????洛林在一旁看着天呓的背影,眼睛微微眯着,心中暗道:“这天呓学姐从进去到出来,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正想着,二楼的那间紧闭着的房门忽然被打开,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银灰色西装的俊朗男人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他那优雅自信的微笑,和那黝黑色的皮肤,无疑成了他标志性的特点。

????“各位,欢迎大家来参加今年的京城大学生主题舞会,希望今晚,大家能玩的愉快。”沈哲羽的底气十足,一番话说出来,颇具气势,完全镇住了场面。

????而此时,洛林却忽然面色一愣:这个人……他是?!……

????脑海里迅速的找寻记忆,很快,想起了自己在来京城的那列车上遇到的一个奇怪的男人,那个灰头土脸装扮近似于乞丐,甚至还跟自己讨要了一支香烟的人物……

????眼前的这个成为全场瞩目焦点的男人……不就是那个……非洲难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