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0章 临近年关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洛林这种带有略微一些调侃语气的短信,估计是让电话那端的人稍微愣了一下,很久都没有回复。所以洛林也就没当回事,将手机重新塞进了兜里,将这件事情很快就给忘掉了。

????这个时候,江妍的电话来了。

????洛林呵呵笑了笑,接起电话:“喂,妍姐,您这日理万机的,还有空给我打电话呀?”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这些天江妍可算是为了钱百万和钱虎的案子忙得不可开交,整个峥州市所有新闻媒体及信息网站,都在争相报道这些事情,不过好在上头比较重视这一次的影响,所以很快将负面影响值降到最低,与之相对的,很多在职岗位的工作人员,临近大年三十,还在拼命的挥洒汗水。

????从昨天开始,钱家父子的新闻总算是渐渐的平息下去,市局也是给刑警大队这些天工作在第一线的干警们放了一星期的长假,连带过年那几天一起算上了。

????这不,江妍终于算是抽出空来给洛林打个电话了。之前她忙的不得了,洛林每次给她打过去电话,那边要么正在通话中,要么暂时无法接通,后来也干脆不再打扰,终于等到了妍姐主动甩来电话。

????江妍那边的声音夹杂着一丝疲惫,却笑道:“臭小子,你姐姐我快被累死了,你还有心情跟我说风凉话。”

????洛林讪笑了一下:“呵呵,妍姐。您这刚从辛苦的工作岗位歇下来吧?我请你去吃顿饭,然后洗澡桑拿按个摩放松放松怎么样?嗯……就去州江会所吧!”

????“去死!……”江妍哪能不知道洛林话中的含义,“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们洛氏集团成功收购了凯撒皇宫并更名为州江会所,就得意吧你!哼哼,你说请我按摩?怎的?这如今的州江会所准备走凯撒皇宫的老路么?看我不第一个逮了你!”

????“不开玩笑了。”洛林这边转念道,“我是真有几天没见你了,想得慌,请你去吃顿饭吧。”

????江妍想了想,还打了个哈欠,回复道:“不了,这些天的艰苦奋战,我是真累了。爸妈做好饭菜等我回去吃饭呢,吃过之后我就在家里当一天宅女吧。过两天等我歇过劲儿来,我再给你打电话。”

????“呵呵,过两天啊?那不就是大年三十了?妍姐你是想跟我深夜幽会,一路浪漫到明年啊?”

????“没点儿正行!”江妍那边嗔了一句,随即便挂断了电话,“就这么说哈,过两天姐姐我再给你打电话。”

????说完,啪的一声,电话挂断。

????洛林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听到手机听筒里面嘟嘟嘟的忙音,便无奈的耸了耸肩。本来他是想跟江妍说一说,前两天她父亲江松岳约自己在茶楼见面的事情的。但现在江妍挂断,他就不用纠结了。算了,不说也好,也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儿,那江松岳愿意告诉妍姐就告诉吧,我就不吭声了。

????拦截了一辆出租车,洛林本想回家休息的,却临时起意,一路来到兄弟网吧。

????进了网吧的门瞅到一片火热的景象,虽然临近春节,但生意依然红火,每台机子上都坐着十七八岁左右的学生。

????朝吧台看了看,发现只有刘万川一个人坐在那里。

????“林哥,你来了?”刘万川今天穿了一件深黑色的棉绒夹克,个头也是长了不少,由于网吧和酒吧的一些事情,他操了不少心,吃得多了,活动也多了,所以身材渐渐的变得高大壮硕起来,没有了以前那种瘦弱感,身上散发着一股远超于同龄人的稳重气质,如果没有人说,恐怕谁都无法将他和一个高中生的身份相挂钩。

????“嗯,今天怎么就你自己?亮子他们呢?”洛林笑了笑,很随意的拉了一个板凳,坐在吧台与刘万川面对面交谈。

????“该过年了嘛,家里总要走朋访友的,他们都被爸妈喊走了。”刘万川心中对洛林很是尊敬,说话时很正经,从来不开玩笑。对于这一点,洛林也是经常说他,他却曾经回答过洛林一句,让洛林很感动:其他兄弟都跟你开玩笑,只有我不能,因为至少得有一个人需要时刻保持一个认真的态度,否则一个群体就会显得很松散。

????对于刘万川这个概论,洛林不是很认同,但却很是欣赏,他知道,刘万川是一个能够干得出一番大事业的人才,林家栋固然是个人物,但打心底有着一丝痞子气,这一点,就远远不如刘万川。其实若说真的到了事儿上,刘万川下手的那个狠劲儿,就连洛林,有些时候都是自叹不如。

????得刘万川这样一个好弟弟,真的是洛林重生而来的一大福分。

????“嗯,亮子他们都知道回家走一走亲戚,你也应该放假了。起放了寒假,我还没有见你休息过一天,你现在才是高二,正是玩乐的大好年华,这么早就跟个小大人似的,很累的。”洛林语重心长道。

????“累啥,就是多操点儿心,再说了,林哥你不是也整天忙前忙后吗?我是拿你做榜样。林哥你说的那句话我一直都记着——混出个样子,至少不能给自己丢人。我感觉,年轻只有一次,趁现在早早懂点儿事儿,以后就少走点弯路,也能够好好打点儿基础,比玩玩乐乐吃吃喝喝荒废过去好。”

????听到这里,洛林深深的点了点头,刘万川的悟性很高,这些话,不用洛林多说,平时随便一点,就能够让他开悟。

????稍顿了一下,洛林问道:“那这快大年三十了,你也应该休息了。我就算再忙,也知道劳逸结合,至少,过大年的,走亲访友,是咱们华夏人的规矩。家里要是喊着你走亲访友,就别惦记着这边儿的事儿了,啥时候走开,给我打个电话,我随便招呼个短工来高薪招呼几天就行。”

????“呵呵……”这个时候,刘万川忽然笑了笑,伸手摸了摸鼻头,“其实林哥,不瞒你说。我还真不需要啥走亲访友,我家不在市里,爸妈都在外地打工,市里面就有一个当清洁工人的三舅,我平时就住在他家。到了大年二十九,我三舅才休息,爸妈应该也是那个时候回家,所以我要到过两天才回去。我家在乡下,距离峥州市区大概几十里地,这一回去,就得好些时日才回来,所以我要趁这几天,把网吧和酒吧的事务安排好才能放心。”

????洛林恍然大悟。

????真的是看不出来,这小川,竟然是乡下人。平日里兄弟几个虽然走的比较近,但是年纪小,也很少有过问对方家庭的事情的时候。说实在的,在见到刘万川第一眼的时候,洛林倒没有看出来他是一个乡下人,这和他印象中憨厚淳朴的农民形象有点儿区别。再后来,小川有着过人的悟性,并且相当的会为人处世儿,再加上现在刘万川这副成熟稳重的模样,真是进化完全,一点点农民小哥的气质都没有了。

????“呵呵,小川,那你这次回去,是不是可以跟爸妈说,让他们休息在家了?毕竟,你现在已经赚到手里钱了,完全不必要再让叔叔阿姨在外地打工了。”洛林微笑着拍了拍刘万川的肩膀,眼神一如往常,没有丝毫看不起的神色,这让刘万川心中不由一阵感动。

????记得他刚刚来到市里读书的时候,每每将自己农民家庭的身份说出来的时候,都总是换来一个个鄙夷的眼神,尽管有些人依然皮笑肉不笑的说些什么亲切的话语,但机灵的刘万川,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从那时起,刘万川便将自己是农民家庭的这个秘密,放在心底,也许是出于自卑心理,但是,他在真正干出一番成就之前,是不太想再受人那么多异样眼神的。

????其实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对于自己的农民身份难以启齿,这并不是说明,你是一个虚荣的人。而是因为大多数的人们,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如果你生活在一圈富有家庭的朋友或同学群体当中,那么他们大部分都是从小受家庭的耳濡目染,只对家境好的人做朋友,而你这一个贫穷的另类,只能处处受排挤。所以,倒不如不那么坦诚,等自己拥有了人际关系和实力之后,再坦白,也不迟。

????没办法,人类是群居动物,滑头一点,才能够在乌漆麻黑的生活中混的游刃有余。等你成功了,没有人会管你是什么出身,你出身越贫寒,他们就越尊敬和看得起你。但他们又何曾想到,他们从来都没有愿意主动的去和一个贫寒家庭出身的愣头青,去做朋友。

????洛林曾经说过一句话: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低调的。真正的低调,是你随时都有高调起来的资本。如果你没有高调的本事,那么你的低调,就会被称为是窝囊,或者没前途。

????自从上一次的钱虎事件,刘万川知道了林哥就是峥州市洛氏集团洛大少的身份,心中更是崇拜。因为,在他身上,丝毫都看不到一个超级富二代的架子,而是对兄弟非常照顾,无论你贫贱富贵,只要认准了谁,都会那真心去对待。

????眼下洛林在知道刘万川是农民家庭出身的时候,没有丝毫的不自然反应,这让刘万川心中一暖,顿了顿,认真的道:“林哥,跟你做兄弟,是我活这么大,最幸运的一件事。”

????刘万川突然这么煽情,洛林却笑了,上去轻轻一拳锤在了刘万川胸口:“臭小子,别跟我来这一套。你才多大啊,就发这感慨,以后还有好几十年的路要走呢!平时挺像个男人,怎么忽然就跟个娘们似的?”